">
您的浏览器版本太低,将不能正常浏览。请升级 Internet Explorer 或使用 谷歌 Chrome 浏览器。
如果您在使用双核浏览器,请切换到 高速 / 极速 / 神速 核心。

金融改革不能一碰红线就停

当前位置:bwin登陆 > bwin登陆报详情 >
2017-11-14
点击
  

金融改革不能一碰红线就停

    2015年3月29日,由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和财新传媒共同主办的“第四届岭南论坛”在广州举行。世界银行全球金融市场局首席金融专家王君,在会上对金融领域改革的进度表示担忧,并指出既得利益者导致金融改革裹足不前。
    当这位专注于中国金融改革领域研究长达16年的学者,说出“现在经常谈金融改革加速推进,但据我观察,不减速就不错了”的时候,绝不是哗众取宠或信口开河,而是带着挫败与不甘、有着清晰逻辑脉络可循的担忧。
    也许会有人感觉奇怪,近年来金融改革绝对是政策热点之一,汇率浮动空间逐步放开,贷款利率上限放开,央行对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试点甚至明确包括了探索投融资汇兑便利化、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以及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推出了这么多金融改革政策,怎么还会对改革的进度感到担忧呢?的确,金融改革的相关政策这两年层出不穷,但最基本的存款利率放开、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资本账户放开和货币国际化依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而不少改革政策也像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试点政策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没了下文。因此,在金融改革政策不断推出的这几年里,关于金融改革步履缓慢甚至停滞的讨论也没有停息过。
    金融改革政策的频繁推出,足以证明决策者的强烈愿望与努力。但正是多番金融改革的尝试与众多改革推进缓慢并存的现实,才更突显出金融改革的真问题。而这其中的利益纠缠,形成了错综复杂的一张网。王君先生以利率改革为例,称如果在目前金融垄断实际存在、隐性担保与刚性兑付仍然保持,而预算软约束并未改变的条件下,直接放开利率,可能会引发银行破产。此时,银行会抬出破产将影响国家与金融系统安全的“免死金牌”,而目前的国有商业银行的确是大到不能倒,否则很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从而演变为金融危机。每个既得利益集团都与其一样拥有着足以威胁到安全的“筹码”,于是金融改革一迈步就碰红线,而不得不停下。
    中国的金融改革似乎打成了一个死结,而王君先生的表态其实并不在于传递悲观信息,而在于警醒当前的状态――比起关注表面的价格改革,攻克背后的制度改革才是重点。如果国务院与人大的关系无法理顺,仍存在大量授权立法、人大依然没有修正权与否决权;如果国务院与行业部委的关系无法理顺,在同一个问题的决策和实行上不能统一方向;如果部委之间的关系无法理顺,立法与政策的推出变成了部门利益的博弈;如果政府与相关部委的权责无法厘清,监管者与行业主管者、“会计”与“出纳”一身兼……利率与汇率等价格改革也无法单独推进。总有观点认为制度改革太难,先从金融领域入手比较容易。其实金融与其他领域一样,均需以制度改革为基础。这是“政府在金融领域职能重新定位的问题”,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问题”。
    大家期待政府职能重新定位这一前提可取得共识,期待这些至关重要的改革会出现在“十三五”规划中。每一项具体的改革均需耗时数年,但谁也不想一个一个五年过去,还在原地踏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